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69077创富心水 ,心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心水淼的小说 ,心水小说百度云 :新人婚礼上跪拜长辈1天磕100个头:新娘膝盖都跪红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7日 20:02:58  【字号:     】  

海外网10月31日电 据韩联社31日报道,韩国青瓦台发言人高G廷当天表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30日向韩国总统文在寅发来唁电,哀悼其母亲姜韩玉女士。姜女士于29日去世,享年92岁。

0004318252_001_20191029200135081.jpg文在寅夫妇与母亲的合影(news 1)

高G廷称,韩方于30日下午在板门店收到金正恩名义的唁电,并于当天晚些时候,传达给了身在釜山灵堂的文在寅。唁电中表达了对姜女士去世“深切的悼念与哀思”,以及对文在寅的慰问。

今年6月,韩国前总统金大中遗孀李姬镐逝世后,金正恩的妹妹、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曾在板门店向韩方转交金正恩名义的唁电与花圈,以示哀悼。

PYH2019103111290001300_P4.jpg31日,文在寅出席母亲葬礼。(韩联社)

据了解,文在寅的父母来自朝鲜咸镜南道兴南。2004年,文在寅陪母亲前往朝鲜金刚山,参加离散家属会面。当时,文在寅还是青瓦台市民社会首席秘书,他面对在朝鲜55岁的小姨,说道“姨母,我是您的侄子文在寅”。77岁的母亲与小姨紧握双手,眼中全是泪水。

01-02.jpg2004年,文在寅陪母亲(左)与朝鲜的小姨在金刚山见面。(《世界日报》)

2017年,文在寅曾表示,“当和平统一到来时,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90岁的母亲回到她的家乡。”

10月30日凌晨,文在寅发文悼念母亲,他写道,“母亲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详地离开了,希望她在天国与父亲团聚,永享安宁与幸福。”

“母亲一辈子都在思念回不去的故乡,并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辛劳一生,但她在临终前说‘我还是活得很幸福’。”

1岁的大男孩潘正江

家在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洪庄镇

现在是徐州工程学院

机械设计专业大二的学生

去年

他做了一个决定

带着偏瘫的母亲来到徐州上大学

他说――

“我不奢求什么

不奢求妈妈能奇迹般地恢复

只要妈妈还在

只要每天回到家里能够看到妈妈就好”

母亲无法说话,小伙就打开手机和妈妈一起看

高二时

母亲因脑溢血造成偏瘫

故事要从潘正江高二那年的3月24日说起,潘正江刚参加完小高考,母亲松文芸第三次突发脑溢血,这一次严重到县医院不建议治疗,转到市医院做了微创手术,经过两个月的救治才苏醒。当时松文芸不能说话和行走,更无法自理,一天24小时要靠人照顾。

潘正江的父亲靠做小生意生活,收入很低,潘正江还有一个正在上初中的妹妹。

潘正江非常节省,只为让父母过得宽裕一点

潘正江决定承担起照顾母亲这个担子,母亲这次重病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这些积蓄是当年潘正江的哥哥出车祸身亡得到的赔偿款,本是母亲留下给成绩优秀的潘正江上大学的费用。

边复习边照顾母亲

二本线超55分

潘正江请了两个月的假在家照顾母亲,这让原本成绩稳居学校前十名的他一下子滑到五十多名。后来经过潘正江的努力,成绩又赶了上去。

照顾插管的偏瘫病人,最麻烦的就是吃饭,松文芸发病后就靠胃管进食,每天5次,每次固定毫升数,几点吃饭吃多少,潘正江记得清清楚楚。如果吃饭的时间他正在上课,就由他的父亲来完成。

晴天把母亲抱到轮椅上推出去晒晒太阳,还需经常到医院做检查、换胃管等。“我和父亲轮流照顾母亲,父亲在附近做流动摊点的小生意,每天凌晨两点就去批发市场拿货,拿货回来后再做母亲的早饭,长时间下来,积劳成疾,目前父亲身体也不好。”潘正江说,妹妹放假了,很少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出去玩,而是在家帮忙照顾母亲。

在家里,他是照顾母亲的主力,每天早早地起床给母亲翻身、按摩、擦洗。去上课之前都要给母亲按摩,几乎每次上课都是踩点到,下课就急匆匆地赶回家给母亲翻身、按摩、喂饭。中午放学路上一定要买菜,回家要立即做饭。

给母亲准备的米糊

平时没课了就在家一边看书、写作业,一边照顾母亲,每天都要到凌晨一两点才睡,睡前一定要再次给母亲按摩。

潘正江坦言,因为高考前一年多的时间都在照顾母亲,学习确实或多或少受到影响。高考,潘正江考出了超二本线55分的成绩,他对自己的成绩不满意,但是他没有任何怨言,因为把母亲照顾好了,其他一切结果他都可以接受。

带着偏瘫的母亲

到徐州上大学

潘正江说,在他决定参加高考时,他就决定了,考到哪个城市哪所大学,就把母亲带到哪个城市,一定要把母亲带在身边他才能安心学习。

在填报志愿时,潘正江唯一的考虑就是一定要离家近。离家近了方便带母亲来,更方便定期回家看看正在上寄宿中学的妹妹。

他以超过录取分数线一大截的成绩考上了徐州工程学院。开学前几天,他和父亲租了一辆车拉人,一辆车拉东西,一路从老家来到徐州工程学院附近的一间民房里。

大学期间,潘正江还是和高中时一样,除了上课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出租屋里照顾母亲。在大一的排名中,他的学分绩点全班第三,综合各个方面的表现,他获得了5000元的国家励志奖学金。

尽管照顾母亲很累,但潘正江毫无怨言

在第一天来学校报到时,潘正江就收到了学校1000元的助学金,还有徐州市慈善总会和一个民间助学机构给的一些资助。潘正江目前的学费全部靠助学贷款,他说如果不是母亲需要他照顾,他会做一些勤工俭学的工作挣点生活费。

由于经济拮据,潘正江每天去买菜时都把菜钱控制在20元之内,来到徐州一年多只买了2件衣服;从进入大学至今,潘正江一共只参与过两次同学间AA制聚餐,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开销,他想自己节省一点,让父母过得更宽裕一些。

母亲突发疾病

坚强小伙发出求助

潘正江是个非常要强的男孩,他家的特殊情况只有一位老师和两名关系非常要好的同学知道。直到母亲近期的一次发病,迫于经济压力,他只好在朋友圈发起筹款。“现在应该所有人都知道了吧,不过也没有什么,能救母亲是最重要的。”潘正江说。

10月7日,母亲因为季节交替受凉感冒,本以为像以前几次一样是普通感冒,但吃了一个星期的药也不见好,去徐州市中心医院新城区分院检查,医生说是感冒引发的急性肺部感染,初步诊断为肺部感染、呼吸急促、高血压、脑内出血后遗症、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等多样疾病。由于病情严重,当时就住进ICU进行治疗,平均一天费用将近七八千元。

“医生说后续治疗费要10万元左右。亲戚朋友借的钱也只是杯水车薪,家里唯一的积蓄是一直备着的专门给母亲救急的一万多元,这次感染严重,实在无力承担。”潘正江说,“我真的很想救救我的母亲,恳请大家帮我母亲渡过难关。我们急需您的帮助!望好心人士伸手相助。”

人生像本厚重的书

相信他吃过的苦

都会变成坚强和勇敢的标注

把幸福解读

愿历经苦难的一家人

能在社会爱心的帮助下渡过难关

迎来风雨后的彩虹

来源:数据猎鹰

首先把这组来源于吉林省统计局官网的数据摆出来:

1、2019年前三季度,吉林省官方宣布的GDP同比增幅1.8%(我就不用原始数据来算实际增幅了,算起来只有0.9%,太低了。下面的数据我都直接使用经过一定美化和修正的官方增幅了),名列全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的最后一名。

2、2019年1-8月,吉林全省财政收入增幅为-9.4%。

3、2019年1-8月,吉林全省限额以上住宿业营业额增幅为-7.2%,限额以上餐饮业营业额增幅为-14.1%;限额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幅为-5.1%。

4、2019年1-8月,吉林全省进出口增幅为-6.6%,其中出口增幅-1.5%,进口增幅-8.1%。

5、2018年1-8月,吉林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幅-10.4%,其中第二产业投资增幅为-31.8%。

6、2018年1-8月,吉林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幅为0.5%。

综合以上数据,即便我们完全相信这些统计部门经过优化之后的增幅数据,这也意味着吉林省在财政上、消费上、外贸上、投资上和实体产业上,全面陷入了剧烈萎缩。推动经济发展的全部引擎,都已经处于熄火乃至是冰冻状态。事实上,这也同时意味着曾经被寄予重望的新一轮东北经济振兴战略,已经宣告失败。

在这里,我当然不只是想简单的列举数据,在这里,我想要讨论的是:东北到底应该怎么办?一直以来,我国的国产经济智囊群体,对东北经济给出的意见就是“腾笼换鸟”方案,也就是抛弃原有的重工业体系,另起炉灶,去发展所谓的轻工业、房地产、金融或者某种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高科技产业。注意,这套腾笼换鸟方案在我国政经界曾经相当流行,地方政府选择这一套玩法并公开写进政府年度工作报告里的,比比皆是。在百度上用关键词“政府工作报告+腾笼换鸟”进行搜索,能找到125万个搜索结果,涉及到的城市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遍布全国。

但是,一直到今天这一刻,所有选择腾笼换鸟方案的城市,统统陷入失败,无例外。各地方政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原有的企业以各种理由驱赶出去,最终企业家们寒了心,纷纷选择关停企业,或者干脆外迁东南亚了事。但是新的产业根本就没有诞生出来,鸟笼空了之后,那就是永远的空在了这里,想要再吸引一只新鸟过来,在全世界都没能诞生出所谓的新兴产业的大背景下,根本就不可能。

一直到今时今日,我国支柱性的制造产业依然是服装鞋袜+电子加工,如果说存在产业升级的话,那就是曾经的低档服装变成了品牌服装,曾经的家用电器变成了现在的手机电脑。仅此而已。我国这些年来大肆炒作过的所谓新型产业:风力发电、太阳能发电,现在基本上已经扑街,还能苟延残喘的就是靠国家补贴活着。原本谋划着可以替代人类劳动力的工业机器人产业,蓬勃发展了不到两年时间,现在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今年1-9月我国的工业机器人产量同比下降9.1%,而去年同期的数据是增长9.3%。一正一负,恰好成为鲜明的对比。工业机器人产业萎缩的根本原因,在于机器人本身不是人,不能消费。经济危机的本质就是消费力不足,而机器人取代工人进行生产,无疑将会加剧这个矛盾。由机器人不知疲倦的生产出来的产品,即便可以因为不付工人工资而大幅度降低成本,但你的产品最终要卖给谁?卖给机器人吗?本来我国还可以将这些低成本商品倾销给美国,但是现在关税加了上来,也没有了机会。

至于其它那些存在于想象之中的高科技产业,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新能源汽车整体上就是个骗子产业,这事就不说了。真正的石墨烯电池现在还是实验室产物,成本高得超乎想象,距离工业化生产大概还有20年时间,至于现在那些随便在电池的某个无关紧要的材料里瞎添加一点石墨烯材料,就自称石墨烯电池的产业,九成都是奔着骗补去的。而最为吸引眼球的“量子”相关产业,更是骗子横行,骗局之低端弱智,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各位,你们必须知道的是,人类自从1980年代以来,已经一步步的走进了技术荒漠。现在的所有的所谓技术进步,都是对此前的技术框架的修修补补罢了,真正的革命性的技术进步,已经没有了。现代的内燃机与80年代相比,也没有多少本质的进步。便携式能源,也都是基于化学反应的电池,能量密度稍有提升,也算不上根本性的变化。生物科技、DNA技术,也都还处于在门口摸索的阶段,偶尔发现门里面的一点残影,就高兴的不得了,距离实际应用,还有十万八千里。全世界就这样的技术发展现状,指望“腾笼换鸟”能够拯救人口总规模超过一亿的东北地区,这就是对现实世界一无所知的胡说八道。

对东北地区来说,现在可以做的事,无非就是将手里头的这些产业做到精细化,这其实已经相当足够了。炼钢的锅炉炉温,能够实现上下偏差不超过5度之内的精准控制。精练钢材的杂质含量,能够控制在千分之一以下。合金材料,能够实现精准比例的均匀融合。做到这三点,东北传统的钢铁产业就算是振兴了,钢材售价能够提升至少4成,一举扭转我国精品钢材(比如用于汽车大梁和弹簧的钢材)高度依赖进口的局面。再比如,最简单的螺丝和螺母,能够实现100万对级别的相互替换,不发生滑脱现象。最常见的轴承用滚珠,任意100万件成品,都是无瑕疵的圆球,不发生变形现象。这两样东西能做出来,整个东北的机械装备行业,能提升一个档次,自此扭转我国必须大量进口精密机床的局面。再比如,化工行业里,能做到所有材料的配比严格按照既定方程式要求,杂质含量控制在万分之一以内,这就可以生产出符合精密化工要求的原料,从而拯救整个东北即将死亡的化工行业,整个国产化学药品行业都将因此实现质的飞跃,改变国产药疗效低人一等的固有印象。纺织行业里,只需要线头少一点,纤维密一点,布匹品质就能提升一大截,从而尝试占领高端服装市场。

每一样原有的东西都稍微进步一点点,这就是产业升级,这就是拯救东北经济的唯一方式。很难吗?在技术上其实并不难,每一样东西都已经实现了工业化,都有很多人在干,甚至很多德国和日本的小厂,就靠生产质量绝对可靠的螺丝和滚珠活着的,而且活得很好。就上面提到的这所有东西,很多时候,无非就是肯不肯去干的问题,是不是认真去干的问题。

如果是三年以前,国家财政还很富裕的时候,也无所谓,东北经济可以靠国家投资撑着,东北也还不需要转身进行精细化生产的改变。然而,到了今时今日,我大中国的财政情况在整体上也不乐观,今天前三季度中央财政收入的增幅也就是3.5%而已,真是已经到了想要继续扶持东北,都扶持不动的地步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东北依然不愿意狠下决心,认真的启动精细化生产的变革步伐,那摆在东北面前的,就只剩下堕落成中国版“铁锈地带”的唯一一条绝路。

而如果东北人民不愿意这么饿死自己的话,那么,我希望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的东北人民,尤其是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的吉林人民,能够勇敢的接过“精细化生产”的担子,首先就把高精度的螺丝和滚珠产业,从德国日本的小厂手里抢过来,让那波德国佬和日本佬失业,让他们哭爹喊娘生不如死。而我们可以发挥我们的产业链优势,从材料到装备一条龙的抢,在精细化生产这条路上,有着完备的产业链基础的东北,理应成为中国的引路人!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