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同福心水论011888 ,同福心水坛论 ,同福心水论2345 ,同福心水456123456 :女子约前男同事出游 对方手机掉河索赔:不来不会掉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7日 14:00:25  【字号:     】  

9月25日,联合国大会议程进入到了第二天,伊朗总统鲁哈尼在会上作出强硬表态,称只要美国继续对德黑兰实施制裁,伊朗就不会与其进行谈判。“我代表我的国家宣布,伊朗对制裁下任何谈判的回应都是负面的。”

对此,美方则延续了其一贯“嘴上一套行动一套”的作风。美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在与特朗普总统一同出席的新闻发布会上声称,美国“渴望和平,希望有机会与伊朗进行谈判”。然而转身后白宫却宣布了一份全面限制伊朗高级官员及其直系亲属签证的声明。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联合国:只要美国制裁就拒绝谈判《卫报》报道截图

联合国官网报道称,鲁哈尼在25日的大会讲话中谈到了中东地区不稳定的局势,“我们地区处于崩溃边缘,踏错一步将遗患无穷。我们不能容忍外国势力的挑衅干预,要对任何侵犯领土完整和安全的行为作出强有力的回击”。

鲁哈尼谴责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作为,称美国未能解决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问题,却在一直以来支持塔利班和伊斯兰国这些极端组织。他强调,阿拉伯半岛的和平解决方案、波斯湾的安全和中东地区的稳定,应当在地区内部寻找,而不是在地区之外。

他还指出美国并非中东地区的邻国,“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邻为先我为后,在出现意外事件时,我们不应引狼入室”。

2018年5月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宣布对伊朗实施严厉制裁。鲁哈尼当天讲话中提到,过去一年以来,伊朗坚定履行其在协议中所做的承诺。欧洲表示将履行其所作出的11项承诺,以便补偿美国退出协议所造成的问题,但是很遗憾,“我们只听到了精美的词藻,却没有目睹任何有效的举措”。

鲁哈尼表示,伊朗“对任何在制裁之下开展谈判的要求都会予以拒绝。我们坚定不移地保持独立,永远拒绝与我们的敌人开展谈判”,“伊朗对制裁下任何谈判的回应都是负面的”。他还直言启动谈判的唯一途径就是美方遵守承诺,言出必行,回到全面核协议的框架当中。

《卫报》报道称,鲁哈尼此番言论表明,他与特朗普在联合国展开谈判的希望破灭。

此外鲁哈尼还抨击了美国“以施加压力为荣”,“制裁成瘾”,将触角伸到了伊朗、委内瑞拉、古巴、中国、俄罗斯等很多国家。并指责其不遗余力地剥夺伊朗参与国际经济的权利,而且采用“国际海盗行为”,“滥用国际银行系统”等。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联合国:只要美国制裁就拒绝谈判鲁哈尼 视频截图

对于鲁哈尼的表态,CNN报道称,美国不仅拒绝接受这一要求,且在25日早些时候还宣布了新的制裁。

另外在其表态后几小时,蓬佩奥在和特朗普总统一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称,“美国渴望和平,希望与伊朗达成和平解决方案,这都取决于伊朗”。蓬佩奥还称,美国希望有机会和伊朗进行谈判,取得对双方都有利的结果。他称在过去几天里,美国与盟国就伊朗核问题已经进行了“富有成效的”讨论。

然而“渴望和平”的表态才刚说完,转身白宫就发布了一份全面限制伊朗高级官员及其直系亲属签证的声明。

伊朗总统鲁哈尼在联合国:只要美国制裁就拒绝谈判声明截图

特朗普在声明中称,鉴于伊朗的行为“威胁到中东及其他地区的和平与稳定,我决定采取行动限制和暂停伊朗高级政府官员及其直系亲属,以移民或非移民身份入境美国”。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在这届联合国大会召开之前,鲁哈尼和伊朗外长扎里夫很晚才获得赴美签证,而陪同鲁哈尼一同赴会的多名伊朗代表团成员签证遭拒。

路透社报道称,目前尚不清楚这份声明是否会影响到伊朗驻联合国的外交官。根据1947年联合国总部协议,美国需要允许外国外交官进入联合国。但是华盛顿表示,它可以以“安全、恐怖主义和外交政策”为由拒绝发放签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时间

2009年10月1日

见证者

杨菁,35岁,重庆渝中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国庆阅兵三军女兵方队队员。

2009年10月1日,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大阅兵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女兵方队首次由陆海空三军组成,378位女兵队员英姿飒爽地走过天安门。整齐的队列、铿锵的步伐、磅礴的气势至今让人印象深刻。重庆姑娘杨菁就是其中之一。

9月25日,杨菁接受了记者采访。尽管十年过去,但对于当年那次大阅兵的点点滴滴,杨菁仍记忆犹新。“一次受阅,终身受益!作为一名军人,能接受祖国的检阅,是我一生的荣耀。”杨菁说。

入选

成为陆海空三军女兵方队一员

今年35岁的杨菁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姑娘。1995年9月,她考入解放军艺术学院(现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走上军旅之路。

2009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当时,杨菁是第三军医大学(现陆军军医大学)的一名正连职干部。经过全军范围的严格选拔,杨菁和另一位战友唐甜得到了参加阅兵的机会,以预选领队的身份进入到三军女兵方队。

“能参加那次阅兵真的很荣幸。”杨菁说,得知自己成功入选后,心情非常激动,家人和朋友都为她感到自豪。短暂的兴奋后,紧随而来的就是紧张和忐忑。

“那一年是女兵方队首次以横跨海陆空三个兵种的形式参加国庆阅兵,堪称中外阅兵史上人数最多、阵容最大的女兵方队。自己绝对不能掉链子。”

2009年3月,杨菁正式踏上了阅兵受训之路,开始了为期7个月的封闭式训练。“阅兵部队的严格管理和高度保密,我们的手机等通讯设备统一上交,不允许外出或访客来访,那7个月封闭式训练的日子里我几乎与外界失联。”

严训

每天绑着沙袋进行3公里长跑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比较坚强的人,但没想到刚刚进入三军女兵方队,就流了好几次眼泪。”

进入方队后,第一次军姿训练就给满怀信心的杨菁迎面泼了一盆凉水。“军姿训练是极限训练,上级对我们的要求是注视一分钟不眨眼,站立三小时不动、四小时不倒,行进中每步必须是75厘米,脚离地25厘米,军姿绝对标准,步幅绝对准确,步速绝对均匀,走向绝对笔直,行动如同一人。”

杨菁说,刚开始训练时,一天下来浑身就像散了架一样。

“教练指出的问题一大堆,头不正、腰不挺、眼神不好、手型不对……当时真是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为此,杨菁哭过,但重庆姑娘有股韧劲。那段时间,杨菁想尽各种方式来训练:

为了练好动作,她用过绑T型带的办法来纠正军姿;

为了强化体力耐力,她坚持每天绑着沙袋进行3公里长跑;

为了练好眼神,她坚持迎着太阳看天空,努力做到1分钟不眨眼……

通过这些训练,杨菁不断地向自己的意志力、耐力和体力发起挑战,也不断地突破和超越自身的极限。

闯关

进入阅兵村在飞机跑道上训练

两个月的基础训练结束后,按照规定只能有450名队员进入阅兵村。

女兵方队在编队上也重新进行了调整,与同身高的队员相比,杨菁的手臂和腿都偏长,而阅兵部队的要求又极为苛刻,哪怕有丝毫的偏差都会影响到排面的整齐度。很遗憾,杨菁从预选领队的位置被调整到方队排面中。

“得到消息后,我还是有些失落。但转头一想,无论站在哪个位置,肩负的使命和感受的神圣都是同样的,就算是方队中的普通一兵,我也要当全方队最好的兵!”

抱着这样的决心和信念,杨菁和战友们进入了阅兵村。

阅兵村是全军13支徒步方队的训练基地,建在一个军用机场上,长长的飞机跑道便是训练场,跑道一侧的草地上搭起的绿色活动板房便是宿舍。

“就像闯关一样,搞定第一关,后来还有更难的关卡。”杨菁说,阅兵村的训练强度更大。“我们这群80后、90后的女兵们,在这里又开始经受新一轮脱胎换骨的磨练。”

苦练

擦上五层防晒霜仍被晒得黝黑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在2009年的大阅兵中,对三军女兵方队队员形象也作了重新定位,由以前的“飒爽英姿”改为“英武、靓丽、秀美”。

但踏上训练场,女兵们就把“爱美”这事儿完全抛到了脑后。特别是到了夏天,尽管女兵们脸上涂了四五层防晒霜,但毒辣辣的太阳还是把大家晒得黝黑,脸颊两侧帽带留下的V字印迹清晰可见。

“一天训练下来,大家身上都留下了一片片汗斑。但没有一个人叫苦抱怨,每天仍然与烈日和汗水较量。”杨菁说。

高强度的训练下,难免出现一些小插曲。“6月的一天,异常炎热,训练场地表温度高达56℃,干燥的空气刺痛了鼻孔,当我们方队行进通过主席台,接受上级首长审查时,一种咸咸的、热热的东西顺着鼻孔流下来,我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地往嘴里吸,丝毫不敢喘气,更不能随意乱动。”

杨菁说,训练场上没有口令就没有动作,无论发生何种情况都必须保持严整的军姿。这是每名受阅队员必须具备的品质,也是受阅部队战斗力的保证。

就这样,杨菁一直撑到了审查结束,等回过神来摸了摸鼻子,才发现刚才流出来的鼻血已凝固在了鼻孔里,浸湿在了衣领上。

冲刺

96米128步66秒“零误差”

进入国庆阅兵100天倒计时后,杨菁和战友们的训练量由过去的每天8个小时增加到了11个小时。

“训练场上没有男女之分,训练标准和训练强度都是一样,男兵一步走75厘米,女兵也是75厘米;男兵跑十圈,女兵也是十圈。”

杨菁说,因为整个参加受阅的徒步方队、装备方队和空中梯队,通过天安门的时间是用秒计算的,谁也没有资格拖延一秒钟。想要走好天安门前的那96米128步66秒,达到最优异成果和最完美效果,平时就必须严抠细训、精益求精,做到“零误差”。

为了练好这些看似简单的队列动作,7个月来杨菁踢坏4双皮靴,磨坏7副铁掌,磨烂11双袜子,戴破11双手套,穿破3套训练服,齐步和正步累计行进至少7000公里。

较劲

腿上出现静脉曲张仍不放弃

随着阅兵训练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队员们开始暗自较劲儿。因为国庆当天只能有378名正式受阅队员,其余的队员作为替补。

经历了几个月艰苦训练的女兵队员们,谁也不愿意轻言放弃。

杨菁亦是如此。

“8月的一天,我们已经顶着烈日站了三个小时的军姿,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滚落下来。”突然,杨菁的胸口一阵发闷,心跳快得令人恶心想吐,视线变得模糊,耳朵开始轰鸣,身体也随之晃起来。

“当时,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千万不能晕倒。如果今天被替换下场,明天我就可能变为替补,如果国庆上不了场,那将是我终生的遗憾。”

杨菁拼命咬牙坚持,任凭虚汗湿透全身,在眼前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仍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终于熬过了四小时。

由于长时间的站立,她的腿上出现了轻微的静脉曲张。“虽然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很影响美观,但我并不后悔,因为那是我曾经拼搏的印记。”杨菁说。

受阅

向全世界展示中国女兵靓丽风采

2009年10月1日10时45分,北京长安街。由378名女军人组成的三军女兵方队踏着雄壮的军乐声,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英姿飒爽地走过天安门,惊艳了全世界。

“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向全世界展示中国女兵靓丽风采,我的心情是既紧张又兴奋。”杨菁说,作为亲历者,每次回忆起那个磅礴壮观的场面都深感震撼。

“行进中,我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确保每一个动作做到最好。阅兵结束后,我才发现自己已激动得眼眶湿润。我既为祖国母亲的日益强盛感到自豪,也为自己能作为阅兵队伍中的一员而骄傲。”

杨菁说,阅兵展现的是一支军队的军威、一个国家的国威、一个民族的浩然正气。

“一次受阅,终身受益。”杨菁说,虽然那次阅兵已过去十年,但阅兵精神始终影响着她的工作、学习和生活。

“这将是伴随我一生的印记,激励我不断进取,努力奋斗!”

今年阅兵,首次出现了这么一个代表全军院校科研战线的方队,参阅队员都是高学历的"军中骄子"和"科研精英",他们中既有前沿作战理论的研究者,也有关键武器平台和核心技术的开发者,那么在这么一个方队中,面对训练基础弱、组训经验少等实际困难,他们是如何发挥自身优势,用科学知识助力阅兵训练的,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进入9月份,阅兵训练开始倒计时,方队合练频率也越来越高。走在最前面的分别是少将衣述强和少将栾复新。与其他方队不同的是,两位领队同时又兼任了方队长和政委的工作。

将军领队兼方队政委 栾复新:我和衣述强同志是唯一的一对,既是将军领队,同时又是方队长和政委。因为院校科研方队,是由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联合组队,来自不同单位,有各自隶属关系。(我俩)担任方队长和政委,便于统管。

既要搞好个人训练,又要管好整个方队,两位将军为此费了不少心思。然而,在一个由学员、教员和科研人员为主组成的方队里,训练基础弱是不争的事实。

将军领队兼方队长 衣述强:被认为是叫帮扶对象么,一开始觉得这个方队,可能不会太好,因为年龄偏大,可能训练不一定训得,赶上那些战士队员。但是他的悟性好,在训练的时候,他的纠错能力强,整体性协调性强。

方队队员来自三大院校的各个院所,博士、硕士占百分之七十一,是受阅方队中学历最高的。受阅人员覆盖各个军种,专业学科从作战指挥到军事科技,从文化艺术到计算机、财务、心理,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方队。

中队教导员 朱萌:我们平时也经常组织队员写写阅兵心得体会,你看我们其中有个队员是这么写的,训练的时候,他发现啊迎着音乐走和背着音乐走,频率有些不一样,就联想到了多普勒效应,你看连公式都整出来了,还进行了计算,最终得出结论影响很小可以忽略,打消了训练中的顾虑,虽然说这件事很小,可能对阅兵训练来说也没有多大用处,但是看出来我们的队员,他善于用科学的思维来思考问题,这是我们队员的一个特点,也是我们方队的一个特色。

将军领队兼方队长 衣述强:我们这个方队的理念,就是八个字,科学从严,创新协作,这是我们的一个管理理念和训练的理念。科学放到第一位,因为这些人才他是高学历人才,对他们的训练,不能简单机械,要用方法,所以科学训练是我们一个主旋律。

既要向汗水要动作,更要向头脑要效益。方队总教练王新国是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的副政委,这也是他首次承担受阅方队组训任务。组训经验不足,王新国除了虚心学习外,还经常另辟蹊径。

方队总教练 王新国:训练当中我总感觉到教练员给队员纠正的动作,你纠正的是主要存在的问题,应该还是不全面,一次性纠正,也不可能把所有问题都能解决,我一想,如果把他们的动作通过像考核的形式给你打分,我想每个队员都会引起充分的重视。

王新国的这个想法得到了方队和学院领导的支持。在学院相关教研室专家的帮助下,他们很快研制出一套单兵受阅动作考核系统。

央视记者 刘朋朋:我现在就在院校科研方队的多功能室,那么我身后这套系统就是他们研制的单个军人受阅动作的考核和检测系统,现在他们正在对这些队员们进行一个考核和检测,来查找他们训练中的一些孤僻动作和问题。现在我们从受阅队员那里借来一支枪,我们利用这套系统来体验一下正步动作的检测和考核。

队员 武仓帅:这就是您得的那个分数。?

央视记者 刘朋朋:这是刚刚我踢得正步然后生成的一个评价。

队员 武仓帅:您可以看一看,比如说这个10分就是都扣完了,脚掌离地面30厘米,就可以看到您刚才踢得7厘米、10厘米,就是您踢得脚的高度不够。

这套系统分为静态检测和动态检测两部分。对于单个队员的受阅动作,它通过多个摄像头和投影仪,构建一个高精度三维人体外形和动作骨架,通过与标准动作模型进行对比,使受阅人员清楚看到动作的不足之处。高科技设备替代手工测量工具,客观量化评估取代主观判断,科学化、智能化训练带来了训练效率的大幅提升。

方队总教练 王新国:教练员纠正的也没有问题,也没错,但是教练员纠正的不那么精确,你比如说讲说正步踢腿的高度是30厘米/你不一定看得那么准确,但是考核系统就给你的很明确,你是高了两公分或者是低了三厘米都很清楚的。自己更清楚了自己自身存在的问题,也更清楚了改进的途径和方法。

在这个人才济济的方队里,每个人都各展所长,用不同方式为阅兵训练助力。阅兵训练进入最后冲刺阶段,预防训练伤是重中之重。如果排面中队员因训练伤退出,那么整个排面甚至整个方队都要重新磨合。而攻读军事预防医学专业的王磊恰恰是这方面的小专家。

受阅队员 王磊:这个韧带受到的这样一个,这么反复反复反复,反作用力之后它就会出现一些无菌性的炎症。

10排面的排头兵王磊,是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院在读研究生,有了切身的训练感受,再结合自己的医学知识,王磊研究了一套能有效预防训练伤的训练法。

受阅队员 王磊:就是我们踢正步的时候他要求你压脚尖,然后很多人就不理解,压脚尖,尤其是到后面踏上音乐以后,其实压不压脚尖并不明显,所以很多人他就不压脚尖了。不压脚尖的时候,这个时候你看,你落地的时候本来应该正常是这样落地,但是他不压脚尖就成这样落地,这样落地以后以后它这个压力,这个冲击力就全部集中在这个足根部分,它就会对这个脚踝、脚背、甚至足底产生无菌性的炎症,后来就是我跟我们排面的,跟我们一块训练的一些战友去商量这事,他们发现好像是这样子的,然后通过主动的去压脚尖,这个症状很快就改善了。

这套训练法不仅得到了自己排面战友的认可,也很快在整个方队推广开。王磊因为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而对他来说,这次参阅,他收获的不仅仅是荣誉。

受阅队员 王磊:更多的是对自己精神和心态的一种磨炼,我觉得这个对于将来我要从事的这个科研生活,科研工作来讲,科研学习来讲,都是一种很大的受益吧。

进驻阅兵训练场以来,在这个高学历人才组成的方队中,队员们的辛勤付出终于有了收获,在阅兵联指组织的合练考核中,方队以整齐的排面,昂扬的精气神多次被评为优胜方队,方队临时党委也被表彰为先进党委。

将军领队兼方队政委 栾复新:

它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受阅的新型方队,展示是我军改革重组以后,最高军事学府、最高科研院校崭新的气象。展示是我军由力量规模型向人才密集型转变那种鲜明导向,展示的人才是根本,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时代呼唤!

上一篇:新2心水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