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六合宝典图库资料大全 ,六合宝典最新版下载安装 ,六合宝典首页 ,六合宝宝典 :香港艺人马蹄露被袭击 事件背后暗藏恐怖隐线

文章来源:Sogou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0日 01:40:45  【字号:     】  

据微信公众号“安岳县人民检察院”10月21日消息,2019年10月21日上午,四川省邑州监狱,资阳市第一起因性侵撤销监护人资格案件庄严审理。这起特殊的案件因安岳县人民检察院一份检察建议启动、由检察长李建英出庭支持起诉,安岳县人民法院院长李一兵担任审判长。

案情回顾

父亲强奸亲生女儿

2016年7月至2018年9月,陈某多次与自己不满14周岁的亲生女儿发生性关系。其中,第一次发生性关系时,女儿还未满12周岁!经安岳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

受伤的孩子 垮塌的世界

被父亲伤害的孩子忍受着身体的痛苦、舆论的压力,父亲下跪求她改变陈述、母亲和奶奶对她施加压力,她几欲辍学、重度抑郁、重度焦虑、自伤自残。年迈的外婆不得不将她接到县城舅舅家生活,但孩子需要独自步行一个多小时上学、放学。

检察建议:这样的父亲,监护权应当撤销

如此伤害孩子的父亲,怎么能继续行使监护权!安岳县人民检察院立即依法向县民政局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县民政局向县法院申请,撤销陈某对孩子的监护人资格。民政局采纳建议,迅速向法院提出申请。

法庭传真

安岳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一兵担任审判长

安岳县民政局提出申请

安岳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李建英出庭支持起诉

妇联派出的辅助人发表意见,当庭表示将帮助这个家庭、推荐孩子母亲就近工作

当庭宣判:撤销陈某监护人资格!

被申请人陈某:我不敢奢求孩子和家人谅解,只想好好改造,出去后,做一个完全意义上的、真正的人。

检察官:我们办理的不仅仅是案件,还有孩子的人生

帮助转学:让孩子就近入学

与县教育和体育局对接,帮助孩子转入离舅舅家最近的学校,避免孩子在远距离就学过程中再受伤害。

心理干预:孩子,受伤不是你的错

预约了心理治疗专家,为孩子提供心理治疗。说服孩子母亲放弃在外地打工,回家陪伴孩子。指导孩子的家人和老师开导孩子,让孩子逐步走出阴霾。

联合救助:孩子,这个世界仍然充满温暖

检察官到孩子家中了解其家庭情况

受害的孩子还有一对上学的双胞胎弟弟妹妹,奶奶体弱多病,作为家庭经济支柱的父亲被依法羁押、母亲放弃打工后,生活陷入困境。安岳县人民检察院启动司法救助,发放救助金2.3万元,并积极推动民政部门按照规定开展资助和救济。

预防和治理:教育和机制共进

动漫说法:制作动画故事片《小红帽、小蓝帽历险记》,下发至各学校,让孩子们在动画里学习自我保护。

创新机制:着手与法院、公安、民政、妇联等单位对接,共同出台衔接机制,推动监护人伤害未成年被监护人的案件及时发现、规范办理。

法院、检察院、民政局相关人员研究如何建立机制

“晓柠姐姐”说法

法律解释

《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

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单位对损害国家、集体或者个人民事权益的行为,可以支持受损害的单位或者个人向人民法院起诉。

《民法通则》第十八条:

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监护人依法履行监护的权利,受法律保护。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给被监护人造成财产损失的,应当赔偿损失。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或者有关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

《 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条 :

“ 监护人因监护侵害行为被提起公诉的案件,人民检察院应当书面告知未成年人及其临时照料人有权依法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 ”

对于监护侵害行为符合本意见第35条规定情形而相关单位和人员没有提起诉讼的,人民检察院应当书面建议当地民政部门或者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向人民法院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

《 关于依法处理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十五条 :

“ 被申请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撤销其监护人资格:

(一)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严重损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

(二)将未成年人置于无人监管和照看的状态,导致未成年人面临死亡或者严重伤害危险,经教育不改的;

(三)拒不履行监护职责长达六个月以上,导致未成年人流离失所或者生活无着的;

(四)有吸毒、赌博、长期酗酒等恶习无法正确履行监护职责或者因服刑等原因无法履行监护职责,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分或者全部委托给他人,致使未成年人处于困境或者危险状态的;

(五)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经公安机关和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机构等部门三次以上批评教育拒不改正,严重影响未成年人正常生活和学习的;

(六)教唆、利用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行为,情节恶劣的;

(七)有其他严重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行为的。”

新华社北京10月21日电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21日审议了关于国家监察委员会制定监察法规的决定草案,拟明确国家监察委员会根据宪法和法律制定监察法规的职权。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在向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作草案说明时指出,我国宪法规定,国家监察委员会是最高监察机关,领导地方各级监察委员会的工作。制定监察法规是国家监察委员会履行宪法法律职责所需要的职权和手段。随着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工作的深入推进,为保证监察法全面贯彻实施,有必要由国家监察委员会对监察法作进一步具体化的规定。

沈春耀表示,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决定,明确国家监察委员会可以制定监察法规,既具有法律效力,又能够及时地解决问题,比较适当、可行。采取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决定的方式,对机构职责问题作出规定,以往是有过先例的。

决定草案明确国家监察委员会制定监察法规的范围,规定“国家监察委员会根据宪法和法律,制定监察法规”;“监察法规可以就下列事项作出规定:(一)为执行法律的规定需要制定监察法规的事项;(二)为履行领导地方各级监察委员会工作的职责需要制定监察法规的事项。”同时规定“监察法规不得与宪法、法律相抵触。”

决定草案明确监察法规的制定程序,规定“监察法规应当经国家监察委员会全体会议决定,由国家监察委员会发布公告予以公布。”

同时,决定草案还明确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监察法规的监督,规定“监察法规应当在公布后的三十日内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有权撤销同宪法和法律相抵触的监察法规。”

北京某大学学生任某在网上认识了自称在英国留学的19岁女生“李依依”,情根深种后,因“李依依”称其患白血病需要治疗,还冒充其兄嫂身份称其哥哥遭遇抢劫,嫂子为她卖了一个眼角膜,侄子摔伤了眼睛需要手术等理由,任某累计给女友转账30万。而这些钱,大部分被李依依面具下的28岁女子王某“供养”另一个男友或自己挥霍。

10月21日上午,王某因诈骗罪在北京西城法院受审。

网络相识 陷入网恋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4月,王某通过手机交友软件虚构在英国留学的大一学生“李依依”的身份,骗取任某的信任。

随后,王某于2018年10月至12月期间,虚构自己患白血病需要治疗,并冒充自己兄嫂的身份,以治病需要手术费、生活费及亲属发生意外等理由,骗取任某30万左右。王某将大部分钱款转账给他人,部分自己挥霍。

据了解,王某是一名护士,2018年4月,通过某交友软件认识了北京某大学学生任某。“我觉得既然是网上认识的,就没必要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法庭上王某表示。“当时他说要在软件上给我刷礼物,我不缺钱,所以没要。”王某说。随后,二人添加了微信,开始了网恋。

从头至尾,任某都没有与王某见过面,甚至连一个视频通话都没有打过。

网恋“劈腿” 开始骗钱

2018年8月,王某通过某游戏软件,又认识了男子赵某,并以“李梓涵”的身份与赵某确认情侣关系。王某表示,在交往一段时间后,赵某开始向自己借钱,且“不借就生气”。此时,她想起了任某。

“我当时已经不想跟任某好了,有时候他跟我说话,我不想回,就说我贫血,躺着呢。任某就说我这是白血病。”王某表示,当任某如此说时,考虑到男友赵某需要钱,自己便没有否认。从2018年10月开始,王某陆续以住院、治病等理由,收取任某十余万元。

因虚构自己正在英国留学,要倒时差,王某称自己白天要睡觉,只能在夜里和任某聊天。直到有一天任某发现王某白天还在玩游戏,质问她时,王某便谎称自己的哥哥在使用自己的账号。

转身王某便冒充自己的哥哥,以“依依生病了”、“依依父母不同意二人交往”、“自己遭遇抢劫”等虚假理由,继续向任某要钱。

同时,根据公诉人当庭宣读的任某在公安机关的证词,王某还曾以兄嫂的身份称其哥哥遭遇抢劫,嫂子为她卖了一个眼角膜,侄子摔伤、眼球脱落需要手术等各种理由,向任某“借钱”。

最终,王某“借来的钱”,大部分都转账给了男友赵某,而赵某对钱的来源并不知情。根据公安机关的证词,赵某只知道“‘李梓涵’家里很有钱,家在北京,住别墅、开豪车。”

在得知王某的真实身份且涉嫌诈骗后,赵某删除了王某的QQ号等联系方式,与其断了联系。

是骗是借 她还抗辩

从2018年10月至12月,王某共从任某处收取30万余元。而在法庭上,王某反复强调,自己承认曾骗过任某,但后来已经向他坦白了,并承诺这些钱自己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他。

同时,王某表示,她承认自己冒充哥哥骗了任某,但是冒充嫂子的事,是任某通过语音让自己这么做的。“任某说他借不到钱了,需要我找一些聊天截图,他好拿着截图去向别人借钱。”王某说。但是从任某的供词中显示,任某对这件事并不认同。

最终,公诉机关认为,王某诈骗数额巨大,应以诈骗罪判处王某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我之前只觉得是骗,但直到今天才知道是诈骗。”王某同时对公诉机关认定的诈骗金额,始终不予认可。

“在我跟他坦白了真实身份后,他再借给我的钱,我都说过会还他,不应该算骗。”王某说道,但直到最后,王某及其家人也没有还任某的钱。

因王某当庭所说与公安机关供述不符,检察机关还需对其抗辩理由进行核实,法院最终休庭,择期再审。


© 1996 - 2019 Sogou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